關於部落格
磁磚
  • 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參與,以閱讀的名義

歐陽江河(詩人,頒獎嘉賓)藍藍(詩人,頒獎嘉賓)王奇生(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頒獎嘉賓)沈昌文(北京三聯書店前總經理,頒獎嘉賓)周濂(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頒獎嘉賓)梁鴻(左)與獲獎者。包剛升(復旦大學副教授,年度社科書獲獎者)   歐陽江河(詩人,頒獎嘉賓)   中國最缺智性生活   新京報書評周刊我每期都看。   中國經濟成長很快,但真正成為世界大國,對人類有所貢獻的話,很重要的一點是建設公民的知識生活。而媒體品位很高、方向很純正的引導,這個價值怎麼估量都不過分。   中國目前最缺的我認為是智性生活,閱讀是讀者作為一個個人在最孤寂的時刻與偉大的思想、偉大的心靈、偉大的寫作相遇,這是最古老,也是最正確的方向。這是無論看電影或者現在這個讀圖時代的其他方式都無法替代的。希望新京報在這個方向上持續地努力,最後成為一個瑰麗的人文風景。   今年我頒的藝術類獎給了羅森的《古典風格》,如果我來投票,我也會投它。有的書是在一個領域表達自己的才華、表達自己的見解,但是還有另外一個類型的書,它不是表達自己的看法,而是定義它。羅森的《古典風格》是定義了十七八世紀的古典音樂,我們對古典音樂很多的定義,是在這本書中得到了確認和彙集。這本書特別專業,但又是給普通聽眾的,帶有知識和文化普及作用。這本書我等了很多年,我很早以前就知道這本書,這次終於等到楊燕迪先生專業素養深厚的翻譯。藝術類的書現在更多頒給美術或者電影等門類,能夠頒給這樣一本古典音樂的權威、專業、奠基性質的書,我特別高興。   藍藍(詩人,頒獎嘉賓)   浮躁的生活總需停下思考   《小於一》是布羅茨基非常重要的一個隨筆集,黃燦然說是上一個世紀最好的隨筆集,尤其是對中國讀者來說,我們和蘇聯一樣有社會主義經驗,在某些比較相同背景下,對知識分子會有一些啟迪,我們對現實的思考,它的意義在這裡。而不是我是寫詩的,布羅茨基是寫詩的,而是思想。   現在有左派右派,詩人不選擇站隊,詩人選擇思想,看這樣的書一定會有幫助。   所有的書都是一本書,看一本有用的書會給我們很多訊息,我們像獵犬一樣循著這些訊息往下追尋,就會去找它涉及的其他領域,或者更深刻的書。會有幾個有判斷力的朋友推薦一些書,這樣的人不是很多,我認為重要的書可能賣得不好,但對人類的精神生活起著巨大的作用,有的人可能覺得離得遠,不讀書,可是也會受到這些思想的影響,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長時間生活在浮躁中,他自己會停下來思考接下來怎麼生活,怎麼走下麵一步的路,這種時候書的力量就凸顯出來了,它會像磁鐵一樣,吸引大家過來。   王奇生(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頒獎嘉賓)   搶救鮮活的歷史更重要   《耳語者》是我極力推薦的書,我為什麼要極力推薦?作者是我的同齡人,一位英國的史學者,他寫的是斯大林時代普通百姓的生活和情感。我們知道,斯大林時代是一個特殊的時代,普通百姓的歷史是非常難呈現的,我非常好奇他這本書是怎麼寫出來的。在後記里,作者做了一個很長的說明,他說為了寫作這本書,總共採訪了上千人,搜集了幾百個家庭的民間的史料,非常不容易。   這本書特別精彩,但是我推薦給中國的讀者,不僅僅是因為他寫蘇聯的歷史寫得很精彩,我實際上在想這本書能夠給我們今天中國的人,中國的學者有什麼樣的示範性的意義,甚至警示性的意義?我作為一個學者,我能不能寫出一本這樣的書來?或者是,我們今天的中國是不是需要這樣一本書?   在寫《耳語者》的時候,作者越來越意識到一個問題:時間太緊迫了,因為當他把這本書寫完以後,當年採訪的上千位當事人,很大一部分都離世了。那也就是說,那是在搶救史料。我們知道,做歷史研究非常依賴文字材料,依賴檔案館里的檔案;檔案館總有開放的那一天,只要沒有天災人禍把它消除掉,它總會在那個地方。但是,歷史的參與者,歷史的親身經歷者是有壽命的。他們很可能再過十年,最多再過二十年,很可能就會離開這個世界。那麼,這一段歷史,沒有他們的參與和記錄,會是怎樣?   所以,我非常期待這本書給廣大的中國讀者起一個示範作用。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參與,我們可以動員我們的爺爺奶奶參與,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寫出我們自己的歷史。我們也有很多學者,可以去做訪談,留下記錄,這一段資料和集體記憶是任何其他檔案和其他的材料所沒有辦法替代的。   沈昌文(北京三聯書店前總經理,頒獎嘉賓)   對好書典禮心存感激   我覺得今天的好書典禮很成功,非常好。做書這種事情如今在社會上遭到冷落,不被人關註,有很多書大家都忽略了,比如說孫機先生的那本《中國古代物質文化》就很有可能被讀者忽略,但是通過書評周刊的好書評選,被廣大讀者所知,這是多麼好的事情啊。   新京報的好書典禮我參加過不止一次,新京報每年都能舉辦這種活動,我內心懷有很多感激。我今年已經85歲了,耳朵也聽不清楚,但是2014年的好書書單,至少有一半我是看過的,我研究俄國史,《耳語者》這樣的書會對我有很大吸引力。   周濂(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頒獎嘉賓)   參評好書擴展閱讀領域   新京報以圖書的不同種類來劃分好書,這會讓此前評選中很多“遺珠”之作能收錄其中,而且會更加照顧不同種類圖書的內在品質,而非以市場或讀者的品位為導向,純粹是以書的內在價值為評選標準,這點非常可貴。   除了書單上的13本書,我還非常推薦一本2014年的譯作《正義之心》,這本書從道德心理學的角度出發,去闡述政治哲學中需要解決的問題。這本是我個人2014年非常喜歡的書,但是很遺憾沒有被收入書單。此外,《統治史》、《政治秩序的起源》這兩本書因為和我研究的政治哲學領域息息相關,所以我的閱讀感覺也很深刻。   作為一個專業學者的問題,可能在於過於專業,導致眼光會很狹窄,而通過參與到新京報書評周刊的好書評選活動,我得以接觸到不少不同領域的好書,比如說《古典風格》,我就是通過你們的書單瞭解後開始閱讀的,今後我肯定會進一步持續關註書評周刊。   梁鴻(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副教授,頒獎嘉賓)   讀者素質在提高   我準備回家就給孩子買《古典風格》、《看不見的森林》,和《媽媽,為什麼?》。雖然我自己的閱讀以文學、文化類的為主,但這些方面的好書我也很有興趣。   總體來講,我的一個觀察是現在全民的閱讀還是有一個趨上性,讀者素質在提高,對閱讀深度和廣度的追求都有進步,這是好事。而媒體作為中介在其中的引導也很重要,當然不可能求全,但是公正性、關懷性,這些方面都更要謹慎,要堅持。   韋森(復旦大學教授,年度經濟書獲獎者)   很多觀念需要重新認識   哈耶克本身有兩個東西特別值得我們共同來思考,一個是我們已經把自由、民主和法治寫進了我們的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裡面。但是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民主,什麼是法治,這些東西我們今天都要重新認識。哈耶克在跟凱恩斯論戰裡面提出的很多經濟學的東西,目前大家只能看到端倪,還感覺不到。但是我們過去30年的高速增長,銀行負債已經這麼大,經濟在下行,會不會出現大的經濟危機?哈耶克的經濟理論是不是能夠解釋當下中國的這些情形?所以在《重讀哈耶克》裡面,我覺得無論是從政治、社會還是經濟方面,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我們中華民族是一個偉大開放的民族,我們也希望能夠以開放的心態迎接或者是接納全世界人類幾千年來,乃至近代以來的思想觀念。我們只有把觀念搞對頭了,二十一世紀我們的民主、法治或者說和諧的社會才有希望。我們可以重讀哈耶克,我也希望更多的青年人,更多的知識分子一起讀哈耶克的東西。   採寫/新京報記者 柏琳 李昶偉 張弘   包剛升(復旦大學副教授,年度社科書獲獎者)   為社會貢獻思想資源   作為一位學者,我關心的問題是:對一個處在現代轉型中的國家來說,學術界與知識界能夠貢獻什麼?按照卡爾·波普爾的觀點,一個社會的進步取決於有效知識的積累。這一論斷揭示了進步的本質。這裡的知識不僅包括科學、技術、工程和生產的知識,而且包括制度、法律與治理的知識。如果說前一種知識是與直接創造財富有關的,那麼後一種知識則是與使創造財富成為可能的制度框架有關的。但是,在一些國家,後一種知識容易受到忽視。通常,這樣的國家比較落後。在人類工業文明的發源地英國,不僅查爾斯·達爾文、艾薩克·牛頓這樣偉大科學家的頭像印在英鎊紙幣上,而且亞當·斯密這樣偉大的社會科學家的頭像同樣印在英鎊紙幣上。   在我看來,提供後一種知識是一國社會科學界的責任。在學術界與知識界,我們需要為民請命的人,需要捨身求法的人,需要特立獨行的人,但是更需要為建設一個開放社會貢獻思想、學術與知識資源的人。一個國家的發展限度,不惟獨受到政治勢力和社會結構的左右,更受到從精英到民眾的思想與知識的束縛。很多時間,正是思想與知識決定著我們思考問題的視野和邊界。   那麼,學術界與知識界能夠為開放社會貢獻思想資源做什麼?從消極方面講,我們至少可以做到不誤人子弟,不製造虛假知識,不曲意逢迎。從積極方面講,我們可以主動應對現代轉型的重大問題,著眼全球經驗,基於嚴密邏輯,貢獻可靠的思想、理論、知識與政策。這既是我們的職責,也是我們的使命。   嘉賓   王寧(中央電視臺主持人)   重讀昆德拉所有作品   作為一個女人,可能需要補充更多理性的知識。我2014年在哲學和社會學領域讀了一些書,比如《非理性的人》、《在西方的目光下》等。文學方面,2014年米蘭·昆德拉的新書《慶祝無意義》我非常喜歡,由此髮端,我2014年重讀了米蘭·昆德拉所有的書。現在的人做什麼事情都講究要有意義有目的,米蘭·昆德拉的新書卻反其道而行之,去解構人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意義”。《慶祝無意義》的風格有點像昆汀·塔倫提諾的電影《低俗小說》,它的結構完全打破了我過去對於短篇小說的認識。昆德拉的書總能讓我感覺出其不意卻又在意料之中,但《慶祝無意義》的每個裉節兒都不是太像他過去的創作風格,其實對於米蘭·昆德拉,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解讀,有的人覺得他特別微觀,有的人覺得他有一種“幽默的苛刻”,而我覺得《慶祝無意義》中,昆德拉更苛刻了,幽默也更尖刻了一點。他把一個看似司空見慣的日常事件或者一個平日里看見了就要指著鼻子罵的人,轉換到男廁所、街心公園等特別不應該發生故事的場所去解構,其中那種諷刺感,你得反覆看上個三遍才能理解。   讀者   某讀者(大學退休老師)   每年都想來參加   我關註新京報書評周刊好多年了,每年都想來參加好書致敬典禮,這一次通過微信報名,居然就抽中了,真是高興壞了我。我個人愛看歷史類書籍,我在簽到台選中了一本《葉:百年動蕩中的一個中國家庭》,就是想好好瞭解整個葉氏家族從晚清到“文革”結束這個動蕩時段的變遷。  (原標題:參與,以閱讀的名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